相关文章

上海婴儿车卡住自动扶梯致10人倒地受伤(图)

  晨报记者 王亦菲 钟晖 实习生 房曼云

  一辆婴儿车意外被卡,导致地铁自动扶梯上多名乘客受伤。

  昨天10时多,地铁人民广场站换乘区域内,2号线换乘1、8号线的一台换乘扶梯上,由于婴儿车卡在顶端的毛刷固定支架上,后方乘客被迫后倒,拥挤中14人摔倒,其中10人受伤。

  昨日晚些时候,事发点自动扶梯的受损毛刷支架经厂方更换后已恢复正常,并在晚高峰前投入使用。

  婴儿车车轮卡扶梯毛刷内

  事发时,两位乘客乘坐2号线换1号线的上行自动扶梯,在乘至顶端时,婴儿车车轮卡在自动扶梯旁的毛刷固定支架中,造成该自动扶梯出口被堵,而此时自动扶梯仍在运行,致使后续乘客相继摔倒。车站工作人员见状,立即按下急停按钮。附近巡视的警察及站长也迅速赶到现场处置,并拨打120、通知自动扶梯厂商。据悉,婴儿车中并没有婴儿,婴儿当时抱在手上,因此没有受伤。

  10时17分,120救护车到达现场,将伤员送往长征医院救治。

  10时30分,记者在现场看到,2号线换乘1、8号线的叉路口共有两个自动扶梯,出事的为最右侧的自动扶梯,共有40余级台阶,总高度约为10米,乘坐自动扶梯上楼约需15秒。涉事的自动扶梯已经被隔离栏围了起来。电梯顶端,三四名工作人员正在检查。

  工作人员介绍,当时婴儿车车轮卡在了金属条下方的毛刷内,导致金属条整体变形。

  10名伤员配备专门医护者

  在长征医院急诊区,记者见到了多名受伤乘客。为了区分患者,院方把1-10的编号贴在乘客身上,工作人员用小本子记下每名编号患者的受伤部位详情,并为他们配备专门的医生和护士。

  10名伤者中,有4人受伤非常轻微,已出院,另外6人有肩部、脚部、颈部、头部等多处擦伤和挫伤,但都没有生命危险。

  记者看到,由于穿着无袖上衣和长裙,躺在病床上的曹小姐左手臂和腿部大面积擦伤。“腿部可能骨折了,还要去拍X光。颈部不便转动。”对于事发原因,曹小姐一无所知。“听说是婴儿车引起的,不过我当时的角度什么都没看到,很多人冲下来就把我撞倒了。”

  [观察]

  15分钟内5辆童车4辆走扶梯

  在涉事的换乘扶梯入口处,贴着明显的禁止携带童车乘梯的标志。显然,很多乘客并没有注意这一提醒。记者在电梯口观察了15分钟,共有5辆婴儿车经过,仅有一人选择乘坐无障碍电梯。

  选择乘坐无障碍电梯的,是一名独自出行的年轻妈妈。“我一般都是选择无障碍电梯。虽然有点慢,但是更安全。”

  选择乘坐自动扶梯的家长表示,由于找不到无障碍电梯或嫌麻烦,才选择自动扶梯。“我们今天第一次带孩子出来,也不知道无障碍电梯在哪里。”一对带着外孙女出行的老夫妻告诉记者,他们平时不太乘地铁,对于无障碍通道不太熟悉。“我们两个人一人提一边,就把童车推上来了。”当记者告知上午的意外事故后,老夫妻有些紧张,“哎呀,上扶梯的时候也没工作人员提醒我们。我们一会要当心了。”

  另一对年轻的夫妻表示,由于乘坐无障碍电梯需要绕行,费时费力,宁可选择自动扶梯。

  [体验]

  中山公园站无障碍电梯换乘也很晕

  无障碍通道换乘麻烦究竟是人民广场站的个例,还是换乘大站的通病呢?记者走访了世纪大道站和中山公园站。

  15时左右,记者来到轨交2号线世纪大道站,打算换乘4号线。和人民广场站一样,无障碍电梯同样需要工作人员开启。对讲机呼叫工作人员后,搭乘无障碍电梯由B2站台层直接上了B1站厅层。电梯门开启后,记者发现自己已经离开收费区。同时,一名推着婴儿车的乘客需要进站乘坐2号线,记者只能自行离开,寻找进入4号线的无障碍电梯。通常情况下,工作人员应该陪同记者一起前往。随后,记者找到了不远处的无障碍电梯,再次呼叫工作人员开启电梯后顺利抵达4号线站台。整个过程约7分钟。与走自动扶梯相比,耗时大致相同。

  中山公园站有2、3、4三条轨交线,涉及多个楼层,换乘起来更加复杂。记者乘坐2号线抵达中山公园,打算换乘4号线。从2号线自动扶梯上到B1层后,记者走过长廊,再转弯,按指示上楼到达4号线,用时约5分钟。

  但由4号线换乘2号线,走无障碍电梯的话,却用了20分钟。记者先从位于三楼的4号线站台乘坐无障碍电梯抵达一楼,但却被告知无法站内换乘2号线,必须穿过马路才能到对面的2号线入口,而2号线的无障碍电梯在新华书店门口的一个隐蔽角落,不熟悉的人很难找到。约3分钟后,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,记者由无障碍电梯下到B1层,再次换坐另一台无障碍电梯才到2号线的B2层,耗时约20分钟。

  [释疑]

  推婴儿车为何不乘无障碍电梯?

  童车主人:绕行很麻烦也费时间

  对于部分乘客指责肇事童车主人陈女士不应该携婴儿车乘自动扶梯,陈女士感觉很无辜。“我们特意把孩子抱起来,因为知道乘扶梯不安全。”

  陈女士说,平时她带小孩坐地铁会乘坐无障碍电梯,但人民广场站换乘区域无障碍电梯并不能直接换乘8号线,而是需要从站外绕行,那样很麻烦,也花时间,他们无从选择。“如果我乘旁边的无障碍电梯就得直接出站了,无法换乘8号线。”她说的无障碍电梯,距离事发扶梯直行距离约100米。

  乘无障碍电梯为何需联系工作人员?

  运营方:部分区域离开收费区,需指引

  中午12时15分,记者拖着拉杆箱,来到了2号线人民广场站站台层。当时,陈女士一行也是抵达此处后打算换乘。列车尾部,就是无障碍电梯,十分显眼,但并不在运行中。

  记者注意到,电梯旁的指示牌上写着:需要乘梯可联系工作人员,并附有通话设备。

  “我有行李,要乘无障碍电梯。”记者按下通话按钮,告知工作人员。1分钟不到,电梯显示从1楼开始,并缓缓下降到记者所在的B3层。

  电梯门开启后,一名工作人员在内操控。“出站还是换乘?”“换乘8号线。”工作人员按下B1按钮,电梯上行。

  “咦,怎么是华盛街?出站了?”电梯门开启,记者吃了一惊。门外,已经是收费区外的华盛街商铺。“这个电梯设置就在站外,你往左边走,然后换乘另一部无障碍电梯,可以进入8号线站台,不用再刷卡,和工作人员说一下就行。”

  出站后,记者一度有些迷茫,几番周折,终于在8号线附近的15号出入口,发现了隐蔽的无障碍电梯。

  整个换乘过程耗时20分钟。

  记者随后又乘坐自动扶梯,重走一遍换乘线路,此次耗时仅4分钟。

  为何无障碍电梯需要出站再进站的“折腾”?运营方承认,这个设计确实存在一定问题。“由于人民广场站开站比较早,线路开通不一致,部分设施设计上确实有些考虑不足。部分老线路、大换乘站存在类似问题,无障碍电梯位于收费区外,需要工作人员开启无障碍电梯,并适当指引。”

  毛刷防夹脚为何还是出事?

  运营方:小概率事件,婴儿车禁上扶梯

  上海地铁运营方告诉记者,造成该自动扶梯出口被堵,是因为当时婴儿车车轮卡在自动扶梯旁的毛刷固定支架中。“这个毛刷支架是后期根据国家相关要求加装的,本身就是为了防止乘客脚不慎进入的防夹装置。”工作人员说,此前在外地曾发生过乘客脚部因为紧贴电梯侧面,导致穿着的洞洞鞋绞入电梯缝隙的情况。为此,在电梯侧面与台阶连接处加装防夹装置。没想到,此次婴儿车车轮不慎卡入该装置中。

  2012年7月1日实施的《自动扶梯与自动人行道的检验规则》规定,防夹装置与梯级表面的距离应在2.5厘米至5.5厘米之间,防夹装置刚性部分最小应该有1.8厘米,最大不得超过2.5厘米,而柔性部分,也就是我们看到的刷毛,最小应为1.5厘米,最大不能超过3厘米。此外,刷毛与梯级表面需形成最小25度的倾斜角。而一般轻便型婴儿车的车轮直径约为12厘米,按常理应该不会卡入刷毛缝隙。

  “这也是一个小概率事件,当时推车并没有折叠收起,这也是车轮夹入刷毛的原因之一。”地铁方面表示,携带婴儿车是禁止乘坐自动扶梯的。工作人员表示,如果独自带孩子出行,可以寻求站台工作人员帮助。

  [记者手记]

  小概率事故催生人性化服务

  婴儿车车轮卡入电梯缝隙,看似小概率事件,背后折射的却是人性化服务——无障碍设施是否真的“无障碍”。

  作为地铁运营方,硬件设施设计缺陷已是既定事实,那么在软件上是否能更进一步。在日本,地铁工作人员遇到行动不便、推婴儿车的乘客会主动迎上,送至无障碍电梯直到送上地铁。在美国纽约,“年事已高”的地铁硬件也并不完善,但地铁部门特意制定无障碍地铁出行路线图、开设热线提供辅助服务。

  作为上海最繁忙的交通工具,地铁犹如城市的“名片”,小小的细节也许微不足道,但恰恰就是这些细节体现了地铁里最具体的人文关怀。我相信,类似的服务配套措施及时跟上,就能让更多行动不便者享受到出行的便利,也能避免“婴儿车卡入电梯缝隙”此类事件的发生。